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寒山学院 > 毕业专辑 > 正文
痛心往事-德本法师
来源:本站原创

  北方的严冬干燥凛冽,颇有点气势。白杨树早已掉光了叶子,只有不怕严寒的喜鹊在上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空旷的天空更给人一种畅快澄明的忧伤和苍凉感。寒风吹起,窗外的那棵柳树被吹得沙沙作响,枝头上剩下的几片黄叶,随风飘落在地上。


  我走到窗边看一眼那棵垂柳,它是我和我好朋友一起栽的,当时我们栽下了两棵,它们象征着友情、友谊,现在只剩下了一棵,人也只剩下我一个。它在风中无助地摇摆,就像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十字路口,在寻找避风的港湾。


  入冬的第一场雪飘然而下,整个世界立刻变成了银色的,也包括那棵伤感无助的树,我的心也变得伤感起来,只有那片片的雪花静静地落在它想落的地方。


  当我再次走到窗边时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这如画的雪景给垂柳造成了一场灾难。我匆忙跑出去,眼前的景象不同昨日,充满诗意的白雪今天变了样,一根长长的枝条,受不住积雪的重压从树杆上折断了。我赶紧摇晃着垂柳,把上面的积雪抖落下来,然后把折断的树枝收拾起来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眼泪不听使唤地滚落下来。我要好好保护它,因为它是我的生命、我的友情,是我的好朋友给我留下的最后一件礼物。本来是两棵树两年前被雷毁去了一棵作为生命轮回的一部分,它将以另一种方式回到孕育过它的土壤里。


  此情此景不由让我想起了刻骨铭心的往事——


  那是1984年,年三十那天,在市妇幼医院同一个房间中躺着两个孕妇,随着时钟“滴答一滴答“声,两个小生命出生了,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他,两家人从不认识到现在同时有了一个孩子,高兴之余,大人们经过协商,最后给我们起了一个共同的名字,他叫于可雨,我叫燕可雨。后来我问妈妈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女孩的名字,妈妈说爸爸喜欢女孩子,在爸爸的一再坚持下于是就起了这个名字。


  从此,两家人像亲戚般地走动往来,我们俩自然成了好朋友。我们从小在一起上幼儿园,上小学,上中学,可以说是天天泡在一起。我个子小,经常被人欺负,他总是出面“主持公道”。他个子比较高,喜欢打篮球,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篮球名将,可学习并不是很好。他在不断地努力,每天放学都要在操场练个不停。我那时比较喜欢长跑,于是他练球,我跑步,天天如此。有一天,他还没有放学,我一个人在操场跑步,忽然有一个想法,于是我努力模仿他的姿势投篮,但始终无法像他一样投得那么准。啊哦!又没进!他笑了,“怎么长跑训练课什么时候也加一项投篮了!”“没有啊,玩玩而已。”“算了吧,你个子矮不适合打球”,见我生气了,便说:“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。“从此我又多一项任务——练球,可是直到现在我的球技还是那么烂。


  人世间最可贵的感情,无疑是亲情,但除了亲情外就是友情。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友谊更美好,更令人愉快的了,没有了友谊,世界彷佛失去了太阳。


  转眼间,初中毕业,面临升学。由于家庭的变动,我报考了沈阳职业学校,学习酒店管理,而他也同样进入这所学校。课程不是很多,上午理论,下午实习。我们有时也会偷溜出去。


  生活像一杯咖啡,苦中带着甜,甜中带着苦,也许人生就是这样处处充满离别,苦涩和甜蜜总是交织在一起,或许尝过了伤害的滋味,生命才因此完整。有时候事情来得太突然,不让人有心理准备。


  那是我们24岁那年的春节,我在沈阳工作,酒店越是到春节越是忙,由于有两年过年没有回家了,腊月二十九那天,可雨开车来接我。那天下着雪但不是很冷,我们俩也好长时间没有像上学时那样疯闹了,我们并没有急着赶回家而是把沈阳的名胜古迹叉重游了一次。晚上,我们俩在酒吧里提前庆祝我俩的生日。第二天凌晨四点左右,我们开车往回赶,因为我们那儿有个习俗,最晚年三十上午八、九点就要封门了,也许我们晚上酒喝得太多了,也许是我们不想让父母太担心,也许是…车子在一个拐弯处…当我醒来时,周围已经有许多人,庆幸的是我躺在后排睡觉,不幸的是可雨他却再也没有醒来。我抱着他大声呼喊,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。


  天啊『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啊?为什么?为什么啊?我已经完全失控,现场的人使劲拉住我,但是无济于事,当救护车要拉我们走时,我再次疯狂地抱住了这个和我起长大,给我欢笑,给我帮助的好朋友,我真想和他一起走!真的。当我醒来时我躺在病房里妈妈和可雨的父母、未婚妻都来了。我疯狂地大喊着如果不是来接我他怎么会离开呢,我拔掉了输液管,冲出门去……


  他一个人静静地躺在那个令我憎恨、厌恶、恐惧的特殊空间里,这个时候他冷不冷’在那个空间里有人陪伴他吗’我跪在他面前,请求他把我带走,也请求叔叔、阿姨的原谅。二老突然间老了许多,是啊,人间的悲剧奠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,他们能够承受这么大的悲痛吗?送走了这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好朋友,我也在寻找另一个解脱——自杀。我觉得什么事都是因为我才会这样的。我吃药自杀,放液化气自杀等等,可每次都被家人发现,把我救了回来,由于多次自杀的原因,我的记忆力、胃、身体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好,梦中还经常见到他和以前的种种。这件事给我,给可雨,给他的父母,他的未婚妻,还有我家人都带来了莫大的伤害。


  又是一场大雪,又是一年一度的春节,又是我们共同的生日,我为我俩买了一个生日蛋糕,让我们共同吹灭这几根代表生命的蜡烛。不知你在那个世界里是否安好?


  我独自一人徘徊于空旷的运动场,寒风凛冽,迎面吹来,天上的片片乌云缓缓移动,路边秃枝上一几只喜鹊冷冷翻飞,心里充满惆怅看着这段柳枝,我明白了失去一位好友对我来说恰如垂柳折损了枝干。大自然不只是折射出生活的现实,也启迪生活的意义。人活着应如一棵垂柳,把最美的一面献给世界。当你离开人世的时候,人们旧地重游,会因为你的离开而感动,而惋惜,那么你就如垂柳一样永远不会被人们遗忘。